• 乐平市:开展流动党校“培训在基层”活动(图) 2019-08-16
  • 视频--浙江频道--人民网 2019-08-13
  • 用微信还款将收费 每月超5000元部分收费0.1% 2019-08-12
  • 阳泉市旅发委对全市挂牌督办建设项目进行督导 2019-08-12
  • 关于人类所有的知识问题,其实都是社会问题。就“社会”两个字。 2019-08-08
  • 上合峰会与对外话语体系传播 2019-08-08
  • 《地方领导留言板》留言渠道大公开 2019-08-01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8-01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7-22
  •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阿山哥”的农夫梦 2019-07-19
  • 向“份子钱”开刀 广州的士再改革 2019-07-12
  • 红色文化讲习所 廿四小时不打烊 2019-07-11
  • 抢占公共交通支付场景 腾讯与上海地铁达成战略合作 2019-07-11
  • 何加林:中国画教育的“本土化”思考 2019-06-29
  • 白糖久放会滋生螨虫?这是真的!购买时尽量选择日期新鲜的 2019-06-22
  • 湖北快3 > 穿越小说 > 第三帝国之鹰 > 第734章 老陈一怒 要塞灰飞烟灭(四)
        当天夜里,契尔年科上尉是被人从睡梦中推醒的。

        连洗脸的时间都没有,契尔年科上尉便领受了上级连夜交代的新任务。

        要塞正北方毗邻东西走向的谢维尔纳娅峡湾,峡湾北部的守军已经被德军一路驱赶,现在正在背靠这个峡湾做最后的抵抗。

        彼得罗夫少将决定从要塞内派遣预备队渡过峡湾,去加强守军的防御。

        契尔年科上尉的任务是带领一个排的内务人民委员会士兵随同援军一同出发,加强守军的战斗意志。

        契尔年科上尉二话不说,立刻挑选了一个排的部下加入到援军,一个由上岸的水兵编组成的独立海军陆战营。

        在他看来,这种任务虽然危险,但是却比那些无聊的接收俘虏的任务有意义的多。

        带着为了伟大的苏维埃祖国而战,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的强大信念,契尔年科上尉踏上了征程。

        身穿黑色军服的水兵,和身穿蓝色上衣,以契尔年科上尉为首的nkvd战士们,利用夜色的掩护,乘坐橡皮艇悄悄渡过谢维尔纳娅湾,进入守军第二骑兵师的阵地。

        第二骑兵师的阵地上找不到马匹,有的只是背靠峡湾,做最后抵抗的“徒步骑兵”。

        连夜赶来的援军并没有受到骑兵师师长的接见,直接被派遣到阵地的东面,塞进一大片破损的民宅中。

        契尔年科上尉下属部队的三个班分派给海军陆战营的三个连,自己则带着排部和海军陆战营的营部共同进驻了一栋三层高的办公楼的地下室。

        从这栋三层高的办公楼后窗户,可以清楚地看到星光下谢维尔纳娅湾里粼粼的水光。

        这里就是最后的防线,和敌人最后的战斗将在这里进行。

        契尔年科上尉和海军陆战营的营长波波夫海军上尉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确定自己的战斗岗位后,上尉就着水壶里的伏特加吃了半块压缩饼干,随后裹着毯子背靠墙壁进入梦乡。

        昏昏沉沉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契尔年科上尉猛地打了个哆嗦,一挺身坐直身体,用迷蒙的目光打量房间。

        地下室的墙壁和屋顶在抖动,细细的灰尘嗖嗖地掉落飘荡在空中,沉闷的爆炸声一波波传进上尉的耳朵。

        拎着波波沙41型冲锋枪,契尔年科上尉找到满脸大胡子的波波夫上尉。

        “德国人的进攻开始了,很荣幸能够在这次战斗中认识你,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我保存的最后一点伏特加和你分享?!?br />
        契尔年科上尉说着拿出水壶递给波波夫上尉,波波夫上尉没有客气,接过水壶灌了两口伏特加。

        “嘶······”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波波夫上尉将酒壶还给契尔年科上尉,上尉仰头将酒壶里剩下的伏特加一饮而尽,随后将水壶扔到地上。

        “炮击结束后我和我的人去一楼,二楼和三楼归你们?!辈úǚ蛏衔舅档?。

        “好的?!逼醵昕粕衔厩崆岬阃?,地下室随后陷入压抑的静寂,所有人都在静静聆听爆炸的声音。

        爆炸声从连绵不绝变成了间歇性出现,枪声变得绵密,如同爆豆般传进地下室。

        “德国人的步兵上来了,我们走?!辈úǚ蛏衔咀怕氏茸叱龅叵率?。

        皮靴踩在水泥地面的声音发出嗵嗵的响声,契尔年科上尉带着两名传令兵和一名医务兵从楼梯直冲上二楼。

        楼房在之前的炮击中遭到严重损坏,屋顶连同三楼以及通往三楼的楼梯坍塌,上尉和三名部下只能进入二楼。

        三楼和二楼面向北方一面的墙壁也不翼而飞,契尔年科上尉将手下分为两组,两名传令兵为一组。

        自己和医务兵为一组,占据了一个墙壁破损的房间。

        上尉和医务兵配合,两人合力将一个约两米高的衣柜推倒在地上当掩体,自己则躲在衣柜后面,紧紧地盯着北方。

        透过窗户,契尔年科上尉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处的住宅区中,不时腾起一股股浓重的黑烟。

        或是凌厉,或是沉闷的爆炸声接连不断地传来,随着爆炸声,大大小小的碎石飞上天空。

        很快,爆炸的落点已经清晰可见,灌木丛和民宅间,不时闪过身穿黑色军装的水兵,身穿蓝色军装的ndvd战士的身影也跟着出现。

        墙壁的拐角,浓密的灌木丛后面,所有可以利用当做掩体的地带,都被士兵们利用起来抗击敌人。

        终于,两个身穿黑色军装的士兵一路疾奔,冲向契尔年科上尉所在的三层楼,一闪身,从一楼的窗户钻进楼房,重新加入到战斗的行列。

        看到这一幕,契尔年科上尉知道,敌人已经近在咫尺。

        很快,一声闷雷般的巨响从北面传来,右前方一栋破损的二层楼顷刻间被灰尘和硝烟笼罩,隐约间可以看到,整座楼如同饼干般被无形的力量捏个粉碎。

        越来越多的残兵出现在契尔年科上尉眼中,上尉的眼神越来越锐利,这种景象说明,敌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战斗一触即发。

        在上尉的期待中,他终于看到了第一个敌人。

        在十一点钟方向,不足一百米远的一栋平房的窗户里伸出一个带着钢盔的脑袋,随着脑袋一同出现的是一个细长的枪管。

        条件反射般,契尔年科上尉手中的波波沙41型冲锋枪迅速指向那个窗口。

        “哒哒哒·····”密集的子弹飞向窗口,打的窗口右侧和下方的墙壁烟尘飞起,瞬间多出十几个斑驳的弹孔。

        德军占据的房屋,和周围的灌木丛中,出现更多的身影。

        机枪、半自动步枪和突击步枪等武器,将密集的子弹接连射向契尔年科上尉所在的楼房。

        契尔年科上尉用手中的波波沙41冲锋抢疯狂地向远处还击,激战中,上尉眼角忽然看到右前方的一棵一人环抱的柳树树干后面闪过一个身影,那个身影肩膀上扛着一个钢管型的武器正在向自己所在的方向瞄准。

        上尉眼疾手快,抬手将枪口指向敌人。

        一串子弹飞过去,那个敌人一头栽倒在树干旁,然而最后一刻还是射出了一枚火箭弹。

        失去准头的火箭弹斜着飞向契尔年科上尉的头顶,撞到三楼的墙壁轰然爆炸,掀起一大股烟尘。

        弹鼓里最后几发子弹射出,干掉一个很有威胁性的敌人,上尉听到撞针撞空的声音。

        将脑袋缩回到衣柜后面,上尉熟练地卸下弹鼓扔到地上,给手里的波波沙41型冲锋枪换上新的弹鼓。

        背后的墙壁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撞击声,上尉回头看去,墙壁上多出一排大大小小的弹痕。

        身前的衣柜也发出咚咚的撞击声,一个身体一头歪倒在上尉身上。

        是医务兵。

        此时的医务兵,左眼多出一个黑洞,红白相间的液体自黑洞里流出,滴落在上尉的蓝色军装上。

        尸体的下巴嘴巴,以及脖子都被子弹击中,留下血肉模糊的伤口。

        鲜血迅速染红了大片的地面和军装,契尔年科上尉摘下头上的钢盔扣到尸体头上,遮住尸体面目全非的面庞,双手将冲锋枪高举到衣柜上方对着外面乱射一气,随后匍匐前进,退到房间的房门后面,站起身继续向外射击。

        机枪子弹不停射来,有两次射到上尉所在的房门,上尉机智地转移到隔壁的房间继续战斗。

        然而,一个庞然大物的到来,终止了上尉所有的行动。

        看到那个有着庞大的固定式炮塔,炮塔正前方装着一门又短又粗的巨炮的奇怪坦克,契尔年科上尉不由自主地停下手里的动作。

        看到那个大家伙转动车身,将炮口指向自己所在的楼房,上尉忍不住瞳孔收缩,高声尖叫道:“撤退,撤退······”

        高声喊叫着,上尉掉头钻进背后面向峡湾的房间,看到空荡荡的窗户,一咬牙,纵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双脚刚刚离开窗户,上尉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巨响,一股狂风夹杂着无数碎石块喷射而出,击打到上尉的后背。

        人在空中的上尉就感到自己似乎被一个快拳手接连在背后打了无数拳,身体不由自主地失去平衡,摔落到地面。

        剧痛从左腿和膝盖一直延伸到腰部,上尉噗地吐出一口鲜血,手里的冲锋枪不知道甩飞到哪里去了。

        眼前一黑,年轻的上尉昏死过去。

        大约十分钟后,一辆灰熊突击炮从化为瓦砾的三层楼边开过,旁边跟随着一群身穿迷彩服的士兵。

        一个中尉走到昏死的契尔年科上尉身边,右手食指放到上尉的鼻子旁试探了一下。

        “这个家伙是个军官,他还活着,叫医务兵来?!?br />
        离开昏死的契尔年科上尉,那个中尉起身看了眼眼前的谢维尔纳娅湾,随后转身走到灰熊突击炮边,挥舞拳头砸了几下车身钢板。

        咚咚咚地一阵闷响后,炮塔上的指挥塔上钻出个人。

        中尉仰起头对炮塔上的人说道:“车长先生,给营部发报,我们已经成功抵达峡湾?!?/div>
  • 乐平市:开展流动党校“培训在基层”活动(图) 2019-08-16
  • 视频--浙江频道--人民网 2019-08-13
  • 用微信还款将收费 每月超5000元部分收费0.1% 2019-08-12
  • 阳泉市旅发委对全市挂牌督办建设项目进行督导 2019-08-12
  • 关于人类所有的知识问题,其实都是社会问题。就“社会”两个字。 2019-08-08
  • 上合峰会与对外话语体系传播 2019-08-08
  • 《地方领导留言板》留言渠道大公开 2019-08-01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8-01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7-22
  •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阿山哥”的农夫梦 2019-07-19
  • 向“份子钱”开刀 广州的士再改革 2019-07-12
  • 红色文化讲习所 廿四小时不打烊 2019-07-11
  • 抢占公共交通支付场景 腾讯与上海地铁达成战略合作 2019-07-11
  • 何加林:中国画教育的“本土化”思考 2019-06-29
  • 白糖久放会滋生螨虫?这是真的!购买时尽量选择日期新鲜的 2019-06-22
  • 计算器胜平负 香港正版单双中特 福建时时彩侦破案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 pk10为何前赢后输 4887王中王鉄算盘奖结果 360福利彩票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竞彩足球预测软件 浙江快乐12选5预测 篮球让分胜负算不算加时 湖北30选5几点开奖 极速快3计划网页版 加多宝线上娱乐城 福彩北京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