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腾豪华概念轿车亮相 L4级自动驾驶2021年上市 2019-04-19
  • 您好,这个东西没法说.上次某高校教授写了篇引起轰动.恰巧我碰到他在接头买肉夹镆,并且当时他一口气就吃三个.我毫不客气的说,您能一口气能吃三个肉夹镆就是最大的身份 2019-04-19
  • 全市公安机关打掉30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2019-04-17
  • 海淀上地一七层楼顶违建被拆除 涉及面积近1400平方米 2019-04-17
  • 全国600多万网民通过移动直播看新疆赛龙舟包粽子 2019-04-14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4-14
  • 西藏自治区脱贫攻坚指挥部成员单位参观脱贫攻坚交流展 2019-04-07
  • 一代枭雄身后事:“曹操墓”认定过程缘何一波三折? 2019-04-07
  •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2019-04-01
  • 北京市运通博泰4S店【在线咨询】 2019-04-01
  • 痛心!枪杀中国女留学生的她被判25年监禁,留给家属的只有无奈和遗憾 2019-03-19
  • 湖北快3 > 都市小说 > 龙抬头 > 1103 我的徒弟
        门开了?!

        我一下跳了起来,以为南王改变主意,终于肯让我出去了,因为我被关在这里,没有南王的命令,肯定没人敢来开门,而且也开不了门!

        结果一看,竟是大飞。

        我愣住了:“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南王可是锁了门的啊。

        大飞一晃手里的小木牌子,笑呵呵道:“用这个开的啊?!?br />
        我想起来,大飞是隐杀组的工艺师,所拥有的小木牌子是特制的,可以随意进入隐杀组的每一扇门。必要时,甚至可以直接推开南王办公室的门,我这间门就更不用说了。

        我实在是太开心了,立刻握住大飞的手,不断说着:“谢谢、谢谢!”

        大飞也挺高兴,问道:“龙爹,到底怎么回事,南王怎么把你关起来啦?”

        我咬着牙:“春少爷要杀我师父,我得过去救他,南王怕我出事,所以不让我去!”

        “为什么?!”一个人又从大飞身后闪出,吃惊地说:“没查出南宫卓的问题吗?”

        竟然是程依依!

        “你”我惊讶地看着她。

        大飞立刻说道:“过来之前,我先把依娘救出来了?!?br />
        显然,程依依也被关起来了,得亏有大飞啊。

        程依依也着急地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便把之前的事给她讲了一下。

        程依依立刻拉着我的手说:“那咱们走,去救师父!”

        大飞紧张地说:“你们能救出来吗,那可是杀手门啊我,我可就不去了??!”

        大飞一向很怂,肯去才怪,再说他也没必要去,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他要去了,最开心的肯定是春少爷,终于能给皇甫江报仇了。

        我便对大飞说:“你不用去,你就在隐杀组?!?br />
        大飞松了口气:“好的!”

        “那咱们快走!”程依依又拉着我。

        我想了想,突然将程依依推进了屋子中,接着把门“砰”的一声关住。

        程依依“砰砰砰”地敲门,大叫着说:“张龙,你干什么!”

        大飞也挺吃惊:“是啊龙爹,你干什么?”

        我站在门外,沉沉说道:“依依,你别去了,我一个人去就好,毕竟那地方太危险了”

        去救老乞丐啊,要深入杀手门的腹地,要从春少爷的手中夺人,相当于从老虎嘴里拔牙。虽然春少爷口口声声说不会杀我,但是没人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好比人人都以为春少爷对红花娘娘言听计从,但实际上不是这样,该给的面子会给,触及原则性的东西,春少爷不会犯糊涂的。

        虽然我不知道南宫卓为什么没有查出问题,但是春少爷为了给手下一个交代,肯定会杀了老乞丐的,谁求情都没有用。

        “你胡说什么,你把门打开,咱们俩一起去!”程依依大叫着:“你看不起谁呢,我也是师父的徒弟,凭什么不让我去!张龙,你今天要是敢抛下我,我他妈和你没完!”

        我并不畏惧程依依的威胁,只要程依依能没事,哪怕她以后都不理我也没关系。

        ——红花娘娘和南王也是这样的想法,他们知道我会生气,但只要我平安,他们就无所谓。

        “依依,你在这里呆着”我呼了口气,又对大飞说道:“绝对不要给她开门,知道了吗?”

        “好”

        “大飞,给我开门!”程依依喊叫着:“你敢不给我开,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大飞哆嗦了下,本能地就要摸小木牌,但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大飞苦兮兮地说道:“龙爹,我这夹在中间太为难了,要不你打昏我吧,打昏了我,我就不用愁了”

        我立刻一拳击出。

        “别打眼啊,我还要泡妞呢”大飞无奈地说着,昏了过去。

        我呼了口气,转身就走。

        “张龙!张龙!”听到我的脚步声,程依依大声叫着。

        但我没有理她。

        不一会儿,我就奔出十几米去,又听到程依依哭喊着说:“你一定要小心啊,必须带着师父,活着回来见我”

        我的心里一痛,继续快速往前奔去。

        因为我和程依依已经被关起来,整个隐杀组处于松懈状态,南王绝想不到大飞把我放出来了,算是百密一疏。当然,我也不会光明正大地从电梯走,随便被谁碰上都要玩完,我还是爬通风窗,这次终于顺利地出了杜鹃大厦。

        杜鹃大厦的背后有条马路,不算太宽,也就四车道,好处是挺昏暗,没人注意到我。

        我往前奔了一阵,拦了辆出租车,直接说道:“红花大楼!”

        杀手门的总部红花大楼,和隐杀组的杜鹃大厦一样,对外都是外贸公司,看上去是做正经生意的,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背地里搞着什么勾当。红花大楼距离杜鹃大厦只有两条街,所以很快就到了,我让司机把我拉到某个阴暗的角落,下车一看手表,已经十点半了。

        红花大楼依旧灯火通明,是准备对老乞丐行刑吧?

        我不知道具体流程,也不知道在哪行刑,只能又打电话给刘未未。

        “龙哥,找我有事?”刘未未的语气还是那么贱。

        “春少爷要在哪里杀我师父?”我沉沉道。

        “哈,你过来啦?听我师父说,你去隐杀组了,还以为你出不来了呐?!绷跷次从锲锸茄谑尾蛔〉男朔?,显然特别想看这个热闹。

        “别废话,告诉我!”

        “在地牢里?!绷跷次此担骸暗绞?,春少爷会领所有天阶成员,当着大家的面处死老叫花子!龙哥,你想救你师父,可要抓紧时间喽!现在嘛,只有老酒鬼在地牢里看着老叫花子”

        原来如此。

        我立刻就把电话挂了。

        我又打电话给酒中仙,我们好歹在一起呆了几天,还是有他电话的。

        我想给酒中仙求求情,看能不能让他网开一面,放了老乞丐啊。

        他们那么多年的兄弟了,应该没问题吧。

        但打不通。

        我想起来,酒中仙是在地牢里的,那个地方没有信号,打不通也正常。

        这可怎么办呢?

        我意识到,必须得进地牢里了,守在外面是不可能救出老乞丐的??晌以趺唇ツ?,我又不是杀手门的人。我又想起刘未未,他是红花娘娘的徒弟,又是地阶上品,在杀手门里地位很高,他一定能带我进去。

        于是我又硬着头皮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我是真不想找他帮忙啊,可我没有办法,除了求他,没别人了。

        他不是想看热闹吗,我只有混进地牢里,他才有更多的热闹可以看吧。

        结果我刚提出我的请求,就被刘未未马上给拒绝了。

        “不行不行?!绷跷次此担骸拔腋嫠吣阏饧?,已经是冒很大的风险了,叫我师父知道,非狠狠收拾我不可。再带你进地牢,我还有活路吗?龙哥,你就放过我吧,还是你自己想办法?!?br />
        说着,刘未未把电话挂了。

        这家伙属实把我气得够呛,他是只负责捅娄子,一点忙都不会帮我,将自己择得干干净净,坚决不肯引火烧身。

        这可怎么办呢?

        整个杀手门中,还有谁能带我进地牢里?

        我把认识的人想了一圈,实在是没有了,红花娘娘不可能的,赵虎、二条他们也不在天城。

        我正着急,突然看到杀手门总部走出一个人来,竟然有点眼熟,再一看,卧槽,那不是牤牛吗?!

        没错,就是牤牛,我可能认错其他人,绝不可能认错他!

        当初在姑苏时,我曾和杀手门的“六?!苯环?,六牛之中就有牤牛。这位牤牛十分奇葩,身上的毛发异常丰富,以至于整张脸都被遮住,特点非常鲜明,所以我认得出他。

        当初在姑苏一战时,牤牛很惊讶我的实力怎么在十几分钟内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为了学习我的本事,直接拜我为师,接着就帮助我大战其他几牛,算是一段非常奇特的经历了。

        后来因为老乞丐的介入,我和牤牛断了联系,再也没见过他,没想到在这碰见了。

        杀手门的规矩和隐杀组一样,地阶往上的级别才能进入总部。

        我记得初见牤牛时,也就黄阶的实力而已,这会儿竟然也地阶了,实在让我吃惊不已。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熟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躲在一棵树后叫着:“牤牛,牤牛!”

        “谁,谁在叫我?”牤牛来回看着,脸上毛发来回挥洒,真是像极了一头草原上的牤牛。

        “这里!”我冲他招着手。

        牤牛终于看到我了,但是他的眼神不好,看不清我是谁,奔到我的身前,才终于看到了我。

        “师父,竟然是你啊,师父!”牤牛无比激动,“噗通”一声跪在我的身前,甚至抱住了我的腿,“师父,我好想你,没想到在这碰见你了!”

        没想到牤?;箍先衔艺飧鍪Ω?,看来这么久过去,他的智商没啥变化。

        我乐呵呵道:“不错嘛,还认识我这个师父!”

        牤牛激动地说:“当然认识了,当初要不是你教我武功,我怎么会升到如今的地阶下品??!”
  • 拜腾豪华概念轿车亮相 L4级自动驾驶2021年上市 2019-04-19
  • 您好,这个东西没法说.上次某高校教授写了篇引起轰动.恰巧我碰到他在接头买肉夹镆,并且当时他一口气就吃三个.我毫不客气的说,您能一口气能吃三个肉夹镆就是最大的身份 2019-04-19
  • 全市公安机关打掉30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2019-04-17
  • 海淀上地一七层楼顶违建被拆除 涉及面积近1400平方米 2019-04-17
  • 全国600多万网民通过移动直播看新疆赛龙舟包粽子 2019-04-14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4-14
  • 西藏自治区脱贫攻坚指挥部成员单位参观脱贫攻坚交流展 2019-04-07
  • 一代枭雄身后事:“曹操墓”认定过程缘何一波三折? 2019-04-07
  •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 2019-04-01
  • 北京市运通博泰4S店【在线咨询】 2019-04-01
  • 痛心!枪杀中国女留学生的她被判25年监禁,留给家属的只有无奈和遗憾 2019-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