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样的银行就应该倒闭 2019-11-10
  • 中国武器亮相国外 铁甲雄狮大秀视觉盛宴 2019-10-27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10-27
  • 除了十万小龙虾,世界杯里还有哪些中国生意? 2019-10-25
  • 肖荻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10-22
  • 翟天临现身上海电视节 被主办方写错名字后显高情商 2019-10-22
  • 名家笔下的端午梁实秋戏称"粽子节" 汪曾祺要吃"十二红" 2019-09-30
  • 全国空气污染地图 大家来吐霾 2019-09-30
  • “中国制造”闪耀世界杯令国人骄傲 2019-09-28
  • 齐扎拉:坚持高质量发展,推进西藏生态文明建设 2019-09-28
  • 以产业金融促广州实体经济发展 2019-09-13
  • 男子不赡养父母还放话:房子空着也不给你们住 2019-09-13
  • 山西:首批2亿元专项资金保障提升农村安全饮水工程 2019-09-08
  • 红旗H7优惠达4万元 定义国民自主豪华车 2019-08-26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8-25
  • 湖北快3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正文 第一千八百章 再回首已是百年空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br />
        当莫咏欣念出这句诗词的时候,秦宇的表情变得很复杂,他没有想到,时隔几年,却是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幻境中。

        是的,这块墓碑就是秦宇立在这里的,而这墓碑上的这句诗词也是他刻下的,这是,他给苏嫣然立的墓碑!

        秦宇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炼心幻境,竟然又再次回到了当初那个幻境。

        不,这两者并不是一个幻境,更准确的说,守护了苏嫣然百年的那个幻境一直存在他的心底,而现在,这炼心之路直接将他心底的东西给展露了出来。

        “这碑是你立的吗,这墓碑的人?”

        以莫咏欣的聪明,已经是可以猜到一点,既然是炼心,既然是幻境,那么这幻境不是和自己有关,就是和秦宇有关,而这墓碑,自己明显不认识,那就只能说,是和秦宇有关系。

        “她叫苏嫣然,我曾经守了她百年,这墓碑是我立的,这上面的字,也是我刻的?!鼻赜羁聪蚰叫?,答道。

        “守护了百年,那她的关系和你肯定不简单吧?!?br />
        “她是幻境中的,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情愿在幻境中守她百年?!鼻赜钤焦叫?,走到那墓碑的后面,那里,刻着另外一行字。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这是陆游的那首凤头钗,也是当初苏嫣然疑惑了一辈子,直到晚年才知道下半部的唯一一首曲子。

        “你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吗?”秦宇看向莫咏欣。而后,还没等莫咏欣反应过来,便是拉着莫咏欣的手,飞快的朝着山的另外一面而去。越过那里,一个时辰后,却是带着莫咏欣出现在了一座古城前。

        “苏子城!”

        看着这城墙上的三个古朴大字,看着斑驳的城墙,还有一些熟悉的建筑,秦宇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带着莫咏欣走近了城内。而那守城的士兵似乎是看不到秦宇和莫咏欣,也没有上前盘问过。

        进了苏子城,莫咏欣就被秦宇这么拉着走,两侧的百姓还有商贩的叫卖,对于莫咏欣来说,这些她都不陌生,因为,她在秦朝生活了那么久,早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甚至反而觉得有点亲切。

        重新回到现代,那高楼大厦和霓虹灯光反而更让她有些不适应,只是,以她的性子,只会把这些不适应深深的埋在心底,不会表露出来。

        秦宇领着莫咏欣,七拐八拐,最终,却是来到一个小院子前面。

        小院子和周围的房屋比起来,显得很是寒酸和破败。那两扇木门更是摇摇欲坠,不过,木门上面却是没有蜘蛛网存在,这说明,这院子不是荒废的。

        双手轻轻的将门给推开,秦宇看了莫咏欣一眼之后,随后,便是迈步走了进去。

        推开门,秦宇的目光第一时间便是落在了院子一角的那颗槐树,在这大雪的苏子城,这槐树却依然在开着花,地上,还有被大雪压落的残花和雪花混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到底是槐树花还是雪花。

        “当年,这颗槐树是我亲手种下的,这个世界,槐树一年四季都开花!”秦宇看向莫咏欣,说道:“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br />
        “这间房,是她住的房间,你可以进去看看?!鼻赜钪缸耪?,朝着莫咏欣说道。

        莫咏欣看了眼秦宇,没有说话,迈起步伐朝着那正房走去,伴随着吱吱呀呀的门声,门被推开,只是,门被推开后,莫咏欣并没有走进去,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一块屏风,整个人便是愣住了。

        那是一块两米高的屏风,而在那屏风上面,则是画着一位女子,女子穿着一身绣衣罗裙,正坐在一面古琴前,撩动的琴弦,只是,那眼睛却是看向前方,正好是对着门口方向,露出了整张脸。

        莫咏欣会愣住,正是因为这张脸。

        这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守护她百年的原因?!鼻赜畹纳舸雍蠓酱?,莫咏欣没有回头,就这么站着,看着这屏风上的女子,而秦宇也似乎知道莫咏欣不会回头,继续说道:

        “当初,我在山上破庙之中……”

        秦宇开始讲述起他和苏嫣然的故事,在那个风雪夜:荒山、破庙、苏嫣然……

        讲小梅的故事,将冷雨的故事……

        讲苏绝的故事,也讲着自己的故事……

        莫咏欣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大雪,已经是遮盖住了他们在这院子留下的脚步。

        许久之后,秦宇讲完了,但莫咏欣依然沉默,而秦宇也是这么安静的看着莫咏欣的背影,两人似乎都不愿意打破这一份平静,或者谁也不知道这时候开口该说些什么。

        直到,院子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李坡子,你家那老不死的真是个老顽固,还好你小子还知道变通,放心,亏不了你,等卖了之后,足够你去红袖楼做那无双姑娘的床鸾??土?,无双姑娘保证会爱死你?!?br />
        “嘿嘿,还得靠张大哥,张大哥,这里面可都是好东西啊,价格你可得多弄点?!?br />
        “你就放心吧,我什么时候亏待过兄弟,人家买主说了,只要是真的,钱就不是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br />
        ……

        院子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从门外,走进来两人,只是,这两人看到站在院子中的秦宇时,却是愣了一下,下一刻左首的一位男子开口质问道:“你是谁,为什么闯我家里来?”

        “这是你家?”

        秦宇回过头,看向这位男子,问道。

        “当然是我家了,这是我太太太祖爷爷留下的,是我李家的家产?!崩钇伦优淖判馗档?。

        “你太太太祖爷爷留下的,李家的家产?”秦宇的眼中闪过一缕精光,下一刻,却是问道:“现在是苏朝几年?!?br />
        “现在是苏朝两百年!”

        李坡子和另外一位男子有些狐疑的看着秦宇,只要是苏朝的百姓,就没有不知道这一年的,因为,这一年,皇家大赦天下,而且这一年还免征徭役和赋税。

        “苏朝两百年了吗?”

        听到这个回答,秦宇点了点头,随即继续问道:“李家城是你的太太太祖爷爷?”

        “是!”

        李坡子不想回答这些的,但是他发现,在这位年轻的男子面前,对方询问什么,自己总是不由自主的回答出来,似乎对方的话语就是有这种魔力。

        “李家城告诉你的,这是你们李家的房子?”

        “你……你是什么人,直呼我太太太祖爷爷的名字?”李坡子脸上露出惊慌之色,自己太太太祖爷爷已经死了多年了,没有几人会直呼自己太太太祖爷爷的名字。

        秦宇没有回答李坡子的话,而是重新将目光转向莫咏欣,说道:“李家城是当初苏子城的一个孤儿,在一年闹饥荒的大年中,父母全部被冻死,后来嫣然看他可怜,便收留了他,我走后,便让他带为看着这院子?!?br />
        秦宇的话,让得李坡子和另外一位男子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什么意思,自己太太太祖爷爷都死了差不多一百年了,而这人说太太太祖爷爷是他收养的,这人,是开玩笑的吧?

        “为什么取这么一个名字?”莫咏欣回过头了,却是朝着秦宇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呃,当时的一时恶趣吧?!鼻赜钣行┺限蔚拇鸬?。

        不过,此时的李坡子和另外一位男子却是傻眼了,因为他们看到了莫咏欣的容颜,而他们两人,也见过那房间内的那具屏风,那屏风上画的那位女子的容貌不就是和眼前这位一模一样吗?

        但是,那屏风已经存在了上百年了,那屏风上的女子恐怕也早就成为了黄土一杯了,怎么又会活生生的站在他们的眼前。

        李坡子两人又想到秦宇先前的话,不禁是打了一个寒颤,哪怕是裹着厚厚的绒衣都挡住全身的鸡皮疙瘩起来。

        “你们到底是谁?”李坡子打着寒颤问道。

        “孽子,我早说过了,这院子里的东西不能卖,这是我们李家祖训,谁要是敢打这院子里的东西的主意,那就不是我李家的子弟?!?br />
        在这时候,院子外面却是传来一道着急的吼声,中间还伴随着咳嗽声,没一会,一位老者在一位女子的搀扶下,也走进了院子。

        “我就知道你这孽子偷偷的来这里了,这院子不是咱们李家的,咱们李家只是世代帮忙照看,今天你要是敢动这院子的东西,那除非从我这老骨头身上踩过去?!?br />
        老人情绪十分的激动,等到话说完后,才注意到这院子里多了两个人,当老人的目光落到莫咏欣的脸上时,整个人是颤抖了几下,情绪变得和李坡子两人一样。

        不过下一刻,老人便是带着颤抖的嗓音,看向莫咏欣,问道:“您,您是苏姑姑?”
  • 这样的银行就应该倒闭 2019-11-10
  • 中国武器亮相国外 铁甲雄狮大秀视觉盛宴 2019-10-27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10-27
  • 除了十万小龙虾,世界杯里还有哪些中国生意? 2019-10-25
  • 肖荻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10-22
  • 翟天临现身上海电视节 被主办方写错名字后显高情商 2019-10-22
  • 名家笔下的端午梁实秋戏称"粽子节" 汪曾祺要吃"十二红" 2019-09-30
  • 全国空气污染地图 大家来吐霾 2019-09-30
  • “中国制造”闪耀世界杯令国人骄傲 2019-09-28
  • 齐扎拉:坚持高质量发展,推进西藏生态文明建设 2019-09-28
  • 以产业金融促广州实体经济发展 2019-09-13
  • 男子不赡养父母还放话:房子空着也不给你们住 2019-09-13
  • 山西:首批2亿元专项资金保障提升农村安全饮水工程 2019-09-08
  • 红旗H7优惠达4万元 定义国民自主豪华车 2019-08-26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8-25
  • LOL 博彩app 百人牛牛怎么押注 时时彩如何玩 彩票中奖怎么兑换 查看广东26选5走势图 千禧3d试机号金码彩宝网 江苏快三赚钱是真的吗 大学羽毛球比赛新闻稿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推荐 新疆11选5基本走势 网络彩票都是让你先赢后输 河北开乐彩开奖结果 六合彩网址大全300 大乐透127期历史图表 江苏11选5今日直播